金融保险 > 行业知识

金融支持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问题与建议 以吉林省白城市为例

2021-09-23 13:25:10 | 阅读: 1451
导读 :

当前,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已成为发展现代农业、促进产业融合、带动农民增收的重要力量。

     当前,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已成为发展现代农业、促进产业融合、带动农民增收的重要力量。今年5月,人民银行、中央农办等7部委联合印发《关于金融支持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发展的意见》,对做好新型农业经营主体金融服务提出了具体要求。为更好地落实相关政策措施,人民银行白城市中心支行对辖内金融支持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情况进行调查分析,结果显示,当地金融支持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仍面临信贷供给缺口较大、贷款期限错配、金融产品服务和创新不够等问题,需要在进一步加强信贷有效供给、健全风险分担机制建设等措施方面加大工作力度。

  调研中所发现的问题

  白城市信贷供需缺口较大。一方面,通过对白城市辖区100个新型农业经营体问卷调查显示,2021年前8个月融资总需求5.5亿元,其中,对银行贷款需求4.6亿元,银行实际提供贷款2.1亿元,贷款满足率为45.6%。有52%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认为其贷款需求满足率较低,主要是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从事规模化、集约化生产,自身积累不够,融资渠道狭窄,缺乏有效抵押资产,难以达到抵押融资条件。另一方面,调查样本中61%的经营主体融资需求额度在50万元-300万元之间,而当前涉农银行支持家庭农场、合作社等的资金额度一般在5万元到30万元,传统的涉农贷款金额难以满足其融资需求。

  贷款发放期限与实际需求不匹配。调查显示,经营林果种植、畜牧饲养等项目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生产周期一般为3-5年;购买大型农用机械、交通运输车辆的一次性资金需求期限一般为3年。同时,处于初期起步阶段的调查样本期望的贷款期限为1-3年。被调查的100个样本主体获得银行贷款期限为1年期的,占75%,期限在1-3年及3年以上的分别仅占16%、9%,贷款发放期限与其生产周期不匹配。

  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运行不规范。57%的经营主体认为贷款申请得不到满足的原因是自身规范管理能力和经济实力没有达到贷款申请要求。当前,家庭农场等农业经营主体多数仍为家庭式管理,还存在家庭农场主体与业主个人账户不分现象,资金体外循环、回笼难以监管,融资用途不明等问题,制约了金融机构对其发放贷款。农民成立专业合作社和家庭农场的目的有规模经营的想法,也有想获取国家扶持资金和优惠政策的期望,虽然依据章程设立了各项组织机构和各项制度,但财务信息难以及时公开,导致产权不明、财务不清,金融机构难以准确判断其经营实力,制约其投放贷款。

  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收益低,缺乏风险分担机制,信贷风险较高。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主要从事种植养殖业、农副产品初加工业,生产周期性、季节性特征明显,收益率较低;农产品收益受自然灾害和市场价格变动影响较大,风险抵御能力较弱;农业订单、期货、保险机制还不完善,农业经营主体难以驾驭多变的市场,同时存在“丰产不丰收”的困境,这就决定了贷款具有更大的风险,而目前风险补偿机制和有效担保机制尚不健全,银行难以及时处置抵押物,导致贷款风险化解难,金融机构信贷资金投放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意愿并不强。

  金融产品服务创新层次和手段不够。受全市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规模小、发展滞后、金融机构缺乏创新动力等因素影响,辖内金融机构推出部分契合全市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特点的创新信贷产品大多是传统涉农信贷产品的延伸。目前,部分金融机构缺乏专门面向家庭农场、专业合作社等新型农业生产经营主体的信贷管理办法,对其发放贷款一般参照农户贷款的做法,创新深度不够,可复制性低,农村金融创新相关配套制度建设滞后。

  相关政策建议

  进一步增加当地信贷有效供给。银行业机构因地制宜,挖掘潜力,创新专属金融产品,为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提供全面的服务。组建商业银行营销团队,建立新型农业主体客户目标营销制度,建立名单制管理,细化营销目标,在经营理念、支持对象、营销手段、个性化需求等方面开展差异化服务,根据各产业生产周期、资金周转频次和贷款用途,合理确定贷款额度、期限和还款方式,既要满足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季节性短期融资需求,也要满足经营主体扩大再生产的中长期融资需求。政府主管部门及时向银行推介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家庭农场、专业大户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信贷需求信息,促进银农融资对接。

  规范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管理体制。政府有关部门引导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建立科学高效的管理体制,特别是针对财务数据不规范、经营信息难获取等问题,地方政府集中力量,培训一批专业财务人员,为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服务,帮助相关主体建立相对规范的财务管理制度,使其成为合格的承贷主体。

  建立健全农业风险分担和保障机制。推动地方政府设立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贷款风险补偿基金,通过财政杠杆降低信贷风险,提高银行信贷投放的积极性。可借鉴金融扶贫工作中较为成熟的“政银担”与“政银保”模式,由地方财政、银行、担保三方合作,探索动态的风险分散机制。根据地方农业生产实际情况,推广农产品价格保险、农产品灾害险等农业政策性保险,提高中央财政对农业大县的农业保险保费补贴比例,有效提升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抗风险能力。

  拓宽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多元化融资渠道。创新推动农业投资公司、农业产业股权投资基金的发展,形成多元化的融资格局。支持各类社会资本在依法合规前提下,通过注资、入股、人才和技术支持等方式,支持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发展。探索建立农村农业动产和权利担保登记平台,建立农村新型产权的价值发现机制,拓宽合格担保物范围,便利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担保融资,为其创造良好的融资环境。支持符合条件的涉农企业在主板、中小板、创业板、科创板等上市融资。

来源:金融时报-中国金融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