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保险 > 行业知识

王行最 | 中国农民贷款为什么这么难?借钱给穷人究竟划不划算?

2019-04-18 15:50:23 | 阅读: 8022
导读 :

给穷人一个机会,建立互信的体系,涵养他们的能力,改变他们的生活

你敢借钱给穷人吗?

金融扶贫21年

王行最说:

给穷人一个机会,建立互信的体系

涵养他们的能力,改变他们的生活

和【CC演讲】一起,来听王行最是如何要借钱给穷人的。

没有抵押、没有公职人员担保,中国农民为何贷款这么难?

我叫王行最,来自于中国扶贫基金会中和农信项目管理有限公司。我是做农村工作的,所以今天在这里借CC讲坛,跟大家交流一下金融扶贫的事。

照片上这位大哥叫吴艳仿,来自于湖南省平江县三阳乡兴阳村。

null

他年轻的时候因为家里穷就南下打工了,他在码头当过搬运工,在工厂当过勤杂工,在工地当过泥瓦工。可是由于种种原因,他这么多年来并没有攒下什么钱。前些年他回到了老家,发现父母已经去世,妹妹也已经不在了,仅有的老房子也已经倒塌。年近五十的他没有办法,只能借住在亲戚家里头。但是吴艳仿不怕吃苦,他凭着自己勤劳的双手开垦出了三亩荒地。地是有了,但是他没有钱买种子、肥料、电三轮这样基础的生产资料,他也想着跟其他人一样到信用社去借款,可是他没有银行流水,也没有资产证明,更没有什么抵押物,所以他根本贷不到钱。

实际上在广大的农村地区有大量的农户需要资金来发展生产、增加收入。可是如果你没有资产证明,没有抵押物,你贷不到钱;如果你没有公职人员给你担保,你更贷不到钱。而对普普通通的农户来说,地是集体的,不能用作抵押,你养的猪、 鸡、羊也不能做抵押物。像吴艳仿这样穷困潦倒,举目无亲,根本就不可能有公职人员给你做担保,所以他要想获得贷款的话难上加难。

三十年来,我看到了太多的像吴艳仿这样的农民,他们很勤劳肯吃苦,也有想法,但是就是因为家里穷得不到贷款,那么应该怎么办呢?1996年国务院扶贫办实施了世行贷款秦巴山区扶贫项目,后来这个项目转交给中国扶贫基金会来管理。我们在2008年的时候对项目进行了转型,成立了中和农信项目管理有限公司,这个公司是专门给农村贫困人口发放贷款的。不需要任何的资产抵押,也不需要任何的公职人员来担保,更不需要银行的流水等等这样的条件。

null

2015年4月,我们在吴艳仿那个村工作的信贷员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是这个村的村支书打来的,他问你们能不能给吴艳仿贷点款。我们的信贷员钟幼萍就到吴艳仿的家里头一共走访了三次,了解到他家的具体情况以后,她决定给他贷五千块钱。这时候村支书又跑来了说:“你们贷款、贷款,就贷这么五千块钱做什么用?”信贷员就跟他解释说:“根据吴艳仿家的情况,我们给他贷五千块钱,每个月还款只需要还个几百块钱,这样压力不是太大,而且五千块钱买肥料、买种子其实已经够了。”在农村,如果农户手里边有余钱,今天喝个小酒、明天打个小牌都是可能的,钱不知不觉当中可能就没有了,到时候就还不起贷款。

没想到吴艳仿借了这五千块钱,彻底地改变了他的生活。他用这五千块钱买了肥料,买了种子,当年就产生了两三万块钱的收入,而且还添置了耕田的机器。随着他种菜的技术越来越好,他种植的面积也越来越大,现在已经种了近十亩地,吴艳仿几乎一天到晚都在地里忙碌。种地是个辛苦活,但是吴艳仿不怕吃苦,他凭着自己的本事,凭着自己的能力活出了人样。现在他计划再借一万块钱来搞大棚蔬菜的种植,带领更多的贫困农户来参与,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null

小组联保贷款,大家互帮互助,共同发财致富

我们给吴艳仿发放这样的贷款叫个人贷款,实际我们还有另外一种贷款形式叫小组联保贷款。什么叫小组联保?就是说有资金需求的,五个农户组成一个小组,五户联保。那么其中如果有一个人还不起贷款的话,其他四个人替他还。在农村,村民其实最清楚谁有信用,谁没有信用,这样就形成一种天然的风险屏蔽机制,比金融机构所做的那些调查更加有效。农民组成联保小组以后,就形成了发展的合力,一家出现了问题,其他几家帮他一块来解决,大家互帮互助,共同发财致富。

null

二十一年来,我们的小额信贷已经帮扶了四百多万户,这些人在小额信贷的帮助下老房子翻盖成了新房子,养的鸡从几十只变成了几千只,开的店也从刚开始的一个货架变成了初具规模的超市,生活过得越来越好。

但是我们做农村工作的知道,仅仅给这样的农户提供信贷支持是不够的,他们抵御风险的能力依然非常的脆弱,他们可能会因病返贫,会因灾返贫,所以我们在提供资金支持的同时,还给他们提供非金融的服务,帮助农户来提高他们的能力。比方说吴艳仿,我们除了给他贷款以外,我们还给他买了保险,一旦他碰到像人身伤亡这样的意外事故的时候就可以免除还款的责任,有保险替他偿还剩余的贷款。

我们还成立了中和基金,如果吴艳仿碰到其他的困难,比方当生病了住院了付不起医药费,那么中和基金就免费给他提供支持,帮他度过暂时的困难。我们的信贷员还教农民使用农业技术,教这些农户来学会使用智能手机上网,了解市场信息为他们的农产品卖个更好的价钱。我们的信贷员还带着农民一块来学习防范金融风险的知识,让他们知道不能轻易地、随随便便的给其他人做担保,也不能过度的负债,以免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风险和烦恼。

null

辽宁北票、汶川汉旺镇,赖皮户也有信用

我们在辽宁北票的分支机构,有一个信贷员叫于海芝,是一个非常热情的大姐。2010年我到北票去调研的时候,她跟我讲:“她有个客户夫妻俩闹矛盾,她了解了这个情况以后,就跑到客户家里头去,坐在炕上跟小夫妻俩聊。于海芝以前做过村妇联主任,特别擅长于调解家庭关系,所以经她这么一说,小夫妻俩和好如初。如果我们的贷款客户的婚姻关系破裂的话,势必对还款造成影响,而我们的信贷员帮助这个客户解决了家庭纠纷,实际帮助自己避免了一笔逾期贷款的风险,这样家庭也和谐了,还款率也上升了,一举两得。

null

汶川地震发生以后我们设立了住房贷款,汉旺镇新开村来了一个六十岁左右的大哥,是当地出了名的赖皮户叫张明冲。张明冲早年的时候因为痴呆妻子的失踪,一个人含辛茹苦的把孩子养大,但是由于家庭的烦恼比较多,他经常在外边喝酒,赊欠东西,在这个当地的声誉非常的不好。地震造成他家的房子倒塌,他也想借钱来盖房子,可是没有人给他贷款,一是因为他信用不好,二是因为他已经六十岁了,不符合贷款的条件。

我们的信贷员上门跟张明冲了解情况,问他说:“你的信用那么不好,如果我借钱给你,你不还怎么办,?”张明冲说:“我保证还款,即使碰到意外的困难,我不吃不喝也把你们的钱给还上。”我们的信贷员选择相信了他,给了他贷款。事实证明张明冲是守信的,他贷款还款非常的积极,为了证明他守信,他经常提前来还款。现在他的住房贷款已经全部偿还,没有任何一笔拖欠,张明冲也从一个没有信誉的人变成有信誉的人,赢得了全村村民对他的尊重。

null

像于海芝这样的信贷员我们在全国有三千多个,他们就像赤脚医生一样走村入户,服务全国二十个省八万个村的贫困人口,累计惠及四百多万户。在我们的信贷员的帮助下,这些贫困农户的能力越来越强,他们做的项目越来越成功,还款的记录也越来越好,产生了良好的信用记录。他们从以前被帮扶的对象,现在已经变成能够独立面对市场的人,变成守信的自立的人,不仅自己自立还帮助其他人自立。

小额信贷利率为什么这么高?

2009年我去了辽宁的新宾,新宾是努尔哈赤的发祥地,但是这个地方也很贫困,我们在那里做小额信贷。我去的时候,辽宁省扶贫办的主任柴久凤陪同我一起去看望贷款户。当了解到我们的小额信贷在当地非常受欢迎的时候,我们俩都很高兴,柴主任就问其中的一个农户:“你们说小额信贷好、方便,想贷就能申请,一申请就能贷得到,那你们提提意见,有什么意见没有?”这个农户说:“小额信贷好是好,就是利率有点高。”柴主任回过头来跟我说:“你看他们也是这么说的,其实我也是这个意见,你们小额信贷什么都好就是利率太高,你们帮助穷人,为什么钱的成本那么高?”

我跟他做了非常简单的解释以后他并不认同,后来我们说着说着就争吵了起来。在这个小额信贷的放款区域有个水库,那天晚上我们说好了到水库边上吃炖鱼,我跟她说如果利率问题说不清楚、搞不明白,什么饭都不吃了。我们俩就坐下来,我认真细致地跟他解释了一下为什么我们的小额信贷的利率相对比较高。

null

第一个是我们的融资成本大概在6%到7%左右。现在由于中国的金融监管的环境,我们是不允许直接吸纳存款的,所以我们的资金主要来自于其他的商业渠道,所以相对比较高。当然我们早年做小额信贷的时候,大概有一个亿左右的捐赠资金,但是后来为了扩大规模,我们决定向国家开发银行申请批发贷款。国开行是按市场的利率,给我们授信一个亿,但同时又要求我们必须引入担保公司,担保公司的保费也在2%左右,市场利率加2%的保费,实际成本是很高的。

后来像中国农业银行、北京银行也给我们按国开行差不多的条件提供批发贷款。现在我们通过资产证券化的方式,从资本市场来融资,成本比银行稍微低一点,但是也在5%以上。我们也通过互联网的渠道来融资,比方说蚂蚁金服的招财宝。我们自己也成立了P2P的平台——乡信金融来融资,也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扩大我们资本金的来源,降低我们的成本。

第二个是我们的操作成本,大概在10%左右。我们面向居住分散的千家万户,发放单笔额度一万块钱的贷款而且都是上门服务,比方说在内蒙古地区,我们一个信贷员为了放一笔款要开车500公里,一笔贷款放完了,一箱油也烧完了,成本之高可想而知。

null

说到利率,利率相对比较高,实际上也可以保证让钱到达真正需要的低收入农户的一个有效的手段。因为利率高了,也许有能力的、有钱的人就不再惦记了,这样我们的扶贫初衷就得到了实现,农民从我们这借到款以后也是实实在在赚到钱了。我们有一个统计:大概有30%到40%的贷款户,从我们这里重复借款,这个数据表明农户拿到我们的钱以后去经营获得了收益,否则的话他不可能第二次再向你这边来借款。同时在我们的小额信贷的帮助下,现在有许多农户已经可以到银行去获得贷款,获得更好的发展。听完我这些解释以后,柴主任就不再说了。

null

我们现在小额贷款的利率是18%,但是扣除了融资成本和操作成本之后,我们的利润是1%。1%好多人都不相信,1%你怎么抗风险呢?如果出现了坏账、呆账,你的机构不就垮了,还做什么小额信贷?在这里我非常高兴的告诉大家,在过去二十一年里,中和农信的小额信贷覆盖了全国20个省,263个县,我们累计发放贷款187万笔、230亿元,我们的还款率高达99.86%。以前有人说穷人是不可信的,把这个还款收不回来的脏水泼到了农民的身上,但这个数据充分地说明了我们的农民朋友是可信的,是值得我们信任的。

null

小额、联保、赋能,给穷人一个机会

正像2006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孟加拉乡村银行的创始人,也是全球小额信贷的鼻祖尤努斯教授所说的:“The poor are bankable。”给穷人一个机会,涵养他们的能力。其实我们的贫困人群并不缺智慧,更不缺信用,一旦给予他们一定的信贷资金的支持,他们完全可以依靠自己的努力,来改变自己的命运。

中和农信已经走过二十一个年头,如果说我们还算成功的话,那我们成功的秘诀就是小额、联保、赋能。

null

小额是保证我们的钱能够抵达真正的贫困户的一种有效的方法,因为富人根本就瞧不起一万块钱这样的小钱;而联保这是符合农村熟人社会规则下的有效的风控措施,切实的降低了贷款的风险;而赋能却是我们做农村小额信贷的初衷和使命,也是我们跟社会上其他形形色色的小贷机构的重要区别之一。我们在提供资金的同时也涵养农户的能力,从授人以鱼变为授人以渔,切实的帮助他们获得脱贫致富的能力。

总而言之我们是用商业的手段和公益的情怀在做事情,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而又值得我们信任的贫困农民朋友们。中和农信只是做了一些微不足道的工作,今天跟大家在这里一块分享。

来源:CC讲坛演讲